威爾史密斯兒子的《功夫夢》,成龍演現代掃地僧,豆瓣只有6.3分

2019年10月16日 22:06:10 發表評論 1452 views
摘要

李安、120幀/4K/3D、技術造活人、真假史密斯……毫無疑問,眾多標籤,讓影迷對它的期待高漲。威爾·史密斯憑藉過硬的演技分飾兩角,與年輕20歲的自己相遇相殺。

李安、120幀/4K/3D、技術造活人、真假史密斯……毫無疑問,眾多標籤,讓影迷對它的期待高漲。

威爾·史密斯憑藉過硬的演技分飾兩角,與年輕20歲的自己相遇相殺。

威爾史密斯兒子的《功夫夢》,成龍演現代掃地僧,豆瓣只有6.3分

實際上,史密斯早就與年輕30歲的「小威爾·史密斯」共演過多部電影,從2002年參演《黑衣人2》開啟演藝之路,到後來的《當幸福來敲門》、《重返地球》都有他的身影。

沒錯,這個小史密斯就是威爾·史密斯的兒子:賈登·史密斯

威爾史密斯兒子的《功夫夢》,成龍演現代掃地僧,豆瓣只有6.3分

也許是父親的光輝太過耀眼,賈登·史密斯出道十幾年來一直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。

平心而論,他實際上有著相當不錯的發揮。

而其中,最讓內地影迷印象深刻的可能就是他主演的《功夫夢》。

這部由哈羅德·茲瓦特執導,成龍與賈登·史密斯主演的動作電影,翻拍自1984年的好萊塢電影《龍威小子》,於2010年在中國上映。

威爾史密斯兒子的《功夫夢》,成龍演現代掃地僧,豆瓣只有6.3分

影片上映後,在北美電影市場破1.7億美元,躋身北美年度票房榜第11名,最終在全球的票房收入達到了3.6億美元(約合25億人民幣)。

影片開始於由賈登·史密斯扮演的德雷·帕克父親去世,準備與母親移居中國。

在前往中國的飛機上,德雷看著雜誌覺得「中國所有的東西都是老舊的老房子,老公園,老人家」。

而到了中國以後,看著「後奧運時代」中國的高樓大廈,車水馬龍,人來人往,她媽媽反駁說「看來在中國沒什麼東西是老舊的」。

初次來到中國的德雷還不能適應這個陌生的國度,特別是當他與同學程陸偉因為女孩美瑩而結下了梁子。

壞boy程陸偉武功高強,把德雷打得落花流水。

第二天來到學校,搞錯校服日的德雷與其他穿著便裝的同學格格不入;

在食堂,程陸偉又故意把德雷的餐盤撞翻;

德雷因此發出「我恨死這個地方了!」的感嘆。

這裡必須提成龍了,出場就很好玩。

成龍扮演的水電工韓師傅,上門給老外修熱水器,卻發現熱水器沒壞。

只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開關的存在時。

韓師傅:「在美國你們一直開著?」德雷:「我們在美國沒有開關。」韓師傅:「裝個開關,拯救地球。」

高能調侃了一波高能源消耗的美帝大國。

在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,德雷用潑髒水報復壞boy程陸偉一夥。

兩方翻牆越壁,開啟了精彩的衚衕追逐戰。

最後,德雷被逼到無路可走,眼看著就要被打得滿地找呀了。

但是水電工韓師傅恰巧路過,不起眼的他三兩下就把程陸偉一夥收拾得服服帖帖,堪稱現代版掃地僧。

廢話不多說,德雷由此覓得世外高人,開啟了中國功夫訓練之路。

首先,韓師傅只是叫他一直械性地重複「撿起-掛起-拿下-穿上-脫下外套」。

當繼續外套練習的德雷不耐煩之時,韓師傅出面引導,叫他端正態度。

小傢伙雖然脾氣不小,但是對中國功夫抱著極大的熱忱。

此後,為了幫他開竅。

韓師傅甚至帶著德雷去武當山修行,這裡最為精彩的莫過於韓師傅關於「氣」的教導(後文會提到)。

而德雷以《星球大戰》里的能量作比方,生動有趣。

從武當下山後,德雷還意外得知韓先生的悲情往事。

面對韓先生出車禍使得妻兒離世的痛苦自責,德雷讓韓先生一起練武,使他振作。

之後兩人在長城上練習、學習棍法,用高高掛起的鈴鐺練習踢腿,在陽台晾衣桿上鍛煉臂力。

習武不限地點,一切東西都可以成為習武的工具。

可以說,完全貫徹了「一切都是功夫」的理念。

在比賽前一天,韓師傅送給德雷唐裝,兩人擁抱表達謝意。

接下來,就是影片的高潮——比武大會。

可以看到,整部影片較為流暢的敘事,精彩的打鬥場面、適時的笑點植入、動感流行的音樂,讓人沉浸其中。

加上有成龍和威爾斯密斯兒子中少組合,最終使得影片獲得了幾乎超製作成本9倍的票房收入。

影片還請來了當紅歌星賈斯汀·比伯與賈登·斯密斯一起演唱主題曲。

而與票房成績不成正比的是,影片的口碑卻反響一般,豆瓣只有6.3,IMDb的6.2分同樣不討好。

實際上,這是一部優缺點都非常明顯的電影。

首先,影片最大的優點是:它在表達中國文化元素的同時展示了中國功夫的精髓。

影片從一開始對德雷隨便亂丟衣服,對媽媽不尊重的表現,到後來韓師傅教導他日復一日機械性地重複「撿起-掛起-拿下-穿上-脫下外套」的動作中反省了自己。

而這個訓練方式不僅端正了德雷的態度,更是對功夫動作基礎的訓練。

而最為精彩的莫過於韓師傅對功夫中的「氣」的教導。

韓師傅以「止水」比作道士沉靜的內心,深入淺出地解釋了用「氣」制敵、以靜制動的原理,可以說把握到了中國功夫的內在精神。

總的來說,不論是「功夫是為了和平」、「一切都是功夫」的習武理念,還是去武當山求道修行、在日常生活中的一招一式,影片展現了中國功夫與生活和諧相融的哲學。

這是影片最值得稱道的地方。

然而,影片最大的缺點卻消解了它的優點,它最大的缺點是:

脫離中國文化常理,帶有偏見的人物塑造。

第一,影片對德雷最大的對手——陸程偉的塑造非常刻板化。

從一開始陸程偉的出現便好鬥兇狠,對國際友人大打出手,這實在不符合我們和平友好的形象。

在之後以陸程偉一夥對出手相助的韓師傅依舊拳腳相向,雖然惱羞成怒可以理解,但是一幫小娃對大人出手還是過於放肆的。

第二,陸程偉的師父被塑造為絕對的大反派,奉行「對敵人絕不留情」的原則,為取得勝利不擇手段,毫無師德可言。

第三,美瑩的形象塑造也非常脫離實際。

對於一個整日苦練小提琴考大學的學生,在見過幾次面之後,兩人就相約在皮影劇院並且接吻,完全不符合我們內斂含蓄的傳統形象。

第四,美瑩的父母的形象刻畫也很分裂。

當美瑩父母得知她與德雷玩耍而沒有練習小提琴時,她父母叫美瑩與德雷斷交,儼然一副有著強烈控制欲的「中國式家長」與毫無主見的「中國式孩子」的形象。

可以說,影片為了製造衝突對立,不惜脫離脫離基本常理,塑造了一系列帶有偏見的人物形象。

最終,在「正義戰勝邪惡」的劇情套路中,以美國人德雷為代表的「正義」終於戰勝了以中國武館為代表的「邪惡」。

綜上,影片以中國為背景,融合了許多中國元素,很多片段都試圖架起中西文化對話的橋樑,傳達了中西友好合作的觀念。

但堆砌的中國元素很多流於表面,對劇情進展毫無作用,不過是為迎合西方觀眾對異域風光的獵奇心理。

同時又不可避免地陷入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之中,而這些問題屢見於近年來的如《雪花秘扇》、《長城》等合拍影片中。

在合拍熱潮的背後,表面上是中國文化走出了國門,而實際上不過是歐美國家對中國巨大票房市場的虎視眈眈。

總而言之,我們的對外形象寄托在這些外國編劇和外國導演身上,是很難實現的。

與其如此,還不如由內地電影人堅持貫徹「中學為體,西學為用」,用他們優秀的電影技術,拍出符合國際需求的中國大片。

這才是最讓我們期待的文化輸出!

青石電影編輯部 | 晨晨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