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  • A+
所屬分類:電視劇快訊
摘要 「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,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」。1997年7月1日,交接儀式結束後,香港舉行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電視卡拉OK,數百萬人同時跟著電視合唱《東方之珠》,很多人臉上有笑、眼裡有淚。百年的血...

「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,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」。1997年7月1日,交接儀式結束後,香港舉行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電視卡拉OK,數百萬人同時跟著電視合唱《東方之珠》,很多人臉上有笑、眼裡有淚。百年的血脈分離,兩岸都已等得太久。

作為祖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,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的故事之一:《回歸》的預告片讓無數人淚奔,一時間刷爆了朋友圈。

整部影片重現了昔日中英雙方代表就國旗交接時間的談判畫面:英方代表要求7月1日0點0分0秒降下英國國旗,中方則堅持英國國旗必須要在6月30日23點59分58秒降落。最終,在無數幕後英雄的努力下,五星紅旗在1997年7月1日0點0分準時升起。

其中,惠英紅飾演的香港警察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尤其是她對著任達華所說出的那句「一秒都不可以錯」,在「154年,我們不能再多等一秒」的旁白呼應下,尤為感人。

特別是劇中的警察們集體換帽徽,動作整齊乾脆,表情堅毅自信,而惠英紅也讓大家見識了什麼叫做真正的英姿颯爽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你可能不知道,惠英紅已經59歲了,對於惠英紅來說,觀看回歸儀式亦是他們人生的難忘時刻,惠英紅表示自己在回歸的那刻心跳加速,並坦言「自己永遠是中國人」,很榮幸參演《回歸》,重現這一所有港人難以忘懷的重大時刻。

如今已經是59歲的惠英紅,雖不美艷動人,但她那歷經滄桑的臉上,有穿過重重歲月依然精神抖擻的堅韌。

前半生苦苦掙扎,忙於掙錢和脫貧,因此養成了凡事靠自己的堅強底色。她曾自嘲:「我最慘嘍,50多歲都還沒結過婚。從小沒有父親可依靠,出道後更沒仰仗過男人,這樣的女人大概不招異性喜歡。」

這個女人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百倍。

01 脫貧

她的這種慘,從童年開始,從家道中落開始。

1960年出生的惠英紅,祖籍山東 ,滿洲正黃旗後裔。

最初其父遷居香港時,他們家裡的經濟條件不錯,後來開始賭博,從山東帶來的一箱箱金子逐漸化為烏有。

所以惠英紅出生時,家道已經衰落,家裡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。

為了生存,惠英紅的媽媽只能帶著孩子們到酒樓拿剩菜回去吃。

「後來遇到一個也是這麼窮的人,帶著兩個子女在灣仔乞討。當時打越戰,很多美國水兵、英國水兵會來香港度假。這家人在灣仔賺到一些錢,就叫我媽帶子女去那裡,把一些紀念品、口香糖、撲克牌和筷子,賣給那些水兵。水兵通常都會買的,因為覺得我們很可憐。」

有人說:貧窮,就像撲面而來滿地的釘子,逼迫你迅速成長,不是隨春風雨露緩慢生長,而是竹子一樣卯足勁破節而生。

打從3歲起,惠英紅便與母親一起到香港紅燈區乞討,賣口香糖,見慣了那裡的燈紅酒綠,血腥且暴力的人間。

這樣的日子,一過就是十年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這段謀生的經歷,讓惠英紅有了一個強烈的念頭:脫貧。她不願再被人叫著「要飯的」

「人不能太貪心,有得必有失,我可能失去了一些童年的東西,但得到了一些眼界,得到了一些一生受用的東西。如果我沒在那個地方,或者我想東西沒這麼成熟,沒有這麼早成人,未必會進電影圈。在灣仔的時候,我看到電影院的海報,就立志要做明星。離開灣仔之後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夜總會跳中國舞,因為我知道當時女演員很多都是在夜總會被星探發現的。」

人在困境的時候你是真的只能讓自己活下去,有誰能想到這個「乞兒」後來會成為影后呢?苦難或許都是一種經歷,只要你不服輸,凡事都會有轉機。

02 慘情

生在逆境中的人,但凡有機會你會狠狠的抓住。

她很不幸,但同樣也是幸運的。惠英紅身上那股機靈透徹硬朗的氣質,被大導演張徹看中,邀請她去拍戲。第一部戲是在邵氏出品的金庸劇《射鵰英雄傳》中,出演穆念慈的角色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惠英紅剛入行時,正是香港武俠片盛行的年代,能打的男演員遍地都是,而女演員卻少之又少。只有惠英紅願意堅持,為此惠英紅吃盡了正常人無法想像的苦……

1979年《爛頭何》里的青樓女子翠紅是惠英紅在演藝生涯里接的第一個女主角。劇情需要翠紅結結實實地挨打,之前的女演員怕疼跑回家了才輪到她。惠英紅在肚子上綁了一個枕頭,男演員也毫不客氣,上來就打四十多拳。

「我衝出去吐,吐完走回來再被打。如果換做其他人,不還是走了?但我不能走。原因是如果不熬過這一關,我就沒機會了。我要成為明星,家裡才能有好的生活。」

也就是這部戲讓她帶上了打女標籤,從而徹底定義了她的前半生。

出道之初,惠英紅主要拍張徹、劉家良、李翰祥這3位導演的戲。

要知道在當時的香港如果女演員要出頭,不拍拳頭便要拍枕頭,而惠英紅拒絕了送上門來的枕頭,用她爽朗的一招一式,用拳頭打出一片天。

童年的特殊經歷,讓她有了超乎年齡的成熟,她可能天生就要吃演員這碗飯。

1982年,香港舉辦了第一屆金像獎,惠英紅因為武俠電影《長輩》拿到了第一個影后。

那一年她很年輕,只有22歲。

她也成為了香港電影金像獎史上唯一一個靠「打女」形象獲此殊榮的演員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從外行到影后,惠英紅只用了5年時間。

一時風光無限,片約不斷,躋身一線,片酬也從獲獎前的500元漲到了5萬。

在80年代的鼎盛時期,她平均每年拍攝7部戲,算得上是一位高產的女演員。

2015年惠英紅做客魯豫有約,魯豫問她為什麼這麼拼?惠英紅回答,當時支持她打下去最大的動力是「脫貧」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「如果不熬過這一關,我就沒機會了。我要成為明星,家裡才能有好的生活。同期有幾個一起的演員,都比我漂亮,我必須比她們更努力、更拚命。」

拍《八寶奇兵》時,要求演員從16樓跳下去,替身男演員嚇得辭演了。惠英紅親自上陣,落地時整個背部擦傷,血流不止。事後發現威亞斷裂,差一點出了事故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1981年拍《長輩》,惠英紅因為急性盲腸炎和腹膜炎,剛剛做完手術,拆線後的第8天,她就趕到了拍戲現場。

同時期出道的美女,張曼玉、鍾楚紅靠著文戲、喜劇賺錢,惠英紅得靠打戲來生存。每次收工回家一身淤青,母親看見了躲在房間哭。

身體之苦可以忍受,但心靈的失落卻足以讓她再次陷入絕望。

電影市場風格的迭代更新,90年代香港電影的發展從武俠片轉向了文藝片,江湖血雨的吵嚷抵不過文藝的輕言細語。

惠英紅不甘心,想出演文戲,但沒人相信她會演文藝片。到了30多歲,一身傷病,香港武戲又日漸式微,她從女主角一下子變成配角,最後甚至沒戲可演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對於那段時間,她用「慘情」二字來形容。由於在心理上不能接受這種巨大的失落,她犯了抑鬱症:

「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電影圈就好像把你淘汰了,那時好不服氣,好不甘心,我是做女一號的人」

情緒發作時,她會將自己封閉起來,拒絕見人,甚至是關係最好的朋友都約不到她。討厭照鏡子,還一度吃安眠藥自殺,幸好被家人及時發現,救醒了過來。

03 重生

某種意義上來講,惠英紅真的是個很命苦的人,人生大部分是低潮,除了低潮還是低潮,但幸好,她看透了。

現如今回想起來,惠英紅還是說自己曾經做的最錯的事就是自殺。或許也是那一次自殺把惠英紅徹底的打醒了。人活著,你不能隨便妥協,你妥協了也就是輸了,你只有站起來好好的不服輸,凡事都會有轉機。

她說:「真正要強的人一定不會選擇死亡,以前乞討過的日子都挨過來了,現在有錢有房子什麼都有,只不過沒了地位和名氣,再爭取就是!」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惠英紅又「重生」了,她開始重新接戲,順應形勢,再也不計較角色,而是很認真很努力的詮釋好每一個角色。

2001年出演許鞍華導演的《幽靈人間》,在劇中她飾演舒淇的媽媽,然而就是這一角色使她獲得金像獎女配角的提名。

2003年,她在《妖夜迴廊》飾演吳彥祖的母親,這一角色也使她獲得金馬獎提名。這時大家才意識到原來她不只是打星。

後期她以新人的姿態低調加入TVB,從配角做起,兢兢業業地演好每一部戲。

經過苦難的洗禮,角色被她詮釋得更加自然、逼真、深刻。

每一部片無論戲份多少,她都全力以赴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實力就是一切,渾然天成的演技讓她飾演的每個配角都光彩熠熠,演了兩年就拿下了萬千星輝最佳女配角大獎。

她成了TVB的最強綠葉,《巾幗梟雄》《宮心計》《公主嫁到》一部接一部,就這樣成了老戲骨。

「角色沒有大小,只有用心演繹,當配角也要用心當,為主角提供便利,這是職業的準則。」

2010年,憑藉在《心魔》中飾演一個對兒子有極強控制欲的母親,50歲的惠英紅再次榮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。

第二次得金像獎,中間已經歷了生死,在領獎台上接過獎盃時,她泣不成聲:

「我連放棄自己的生命都試過,但我現在很有信心,我知道我是屬於電影的,哪怕是一天、兩天,只要是好角色,我都會盡量做好。」

那一年,她憑藉《心魔》斬獲七個大獎,重回巔峰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2017年,她在《幸運是我》里飾演老年痴呆的芬姨,再獲金像獎影后。這部影片教會了她與母親和解,理解了同為老年痴呆母親的艱難。

同年,因在《血觀音》里飾演心狠手辣的棠夫人,獲得金馬獎影后。

2017年的金馬獎頒獎禮上,惠英紅心臟不好吃了鎮定劑,以防心臟跳動得太厲害。但當李安揭秘最佳女主角得主時她還是激動地雙臂抽搐了:

「十幾年前我就在這個舞台下面,看著所有優秀的男主角女主角,不過當天我沒有拿到獎,我最希望就是有一天我能站在這裡拿最佳女主角,我告訴自己我要發揮更好,因為我是專業的,我要讓每一個角色都能讓人感到驚喜。」

2019年,她又憑藉《翠絲》里「同妻」一角,獲得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。

先後十餘個大獎的紛至沓來,尤其是金像獎和金馬獎的三度封后,再次證明了這位「紅姐」的實力與地位。

04 寫在最後

記得在《我就是演員》的舞台上,章子怡形容她「就是個神」。

這是一個一生都在與自己的局限對抗的女演員,惠英紅用每一個大大小小的角色成就自己,用一盞盞獎盃回擊了多年前「你是打女,你演不來文藝片」的聲音。

這一次,她到達的不僅是演藝生涯的巔峰,更是人生境界的巔峰。

「劫後重生」的她,靠著骨子裡不息的自強,從絕境里再度涅槃。

有了「看山還是山」的豁達,有了「我會一直優雅到老」的自信,有了不受角色、年齡限制的無限可能。

有人說,惠英紅的一生像活了別人的兩生。

缺失父愛母愛的多難童年,吃盡苦頭的打戲歲月,突如其來的事業低谷,抑鬱自殺的不堪過往....

而再苦的日子,她都能坦蕩的接受,勇敢的面對,活得真實而洒脫。

59歲惠英紅:從舞女到影后,她的一生比電影還要豐富曲折

她也讓我們看到:

」人生很多事其實都是小事來的,在那一剎那你會覺得是很大的事情,但是過了之後其實每件都是很小的事。當你被霧包著,你一定要堅持,以及要夠膽子。」

無論是慘淡的人生低谷,還是光芒四射的巔峰高處,都是上天給予的禮物。

人生往往是一念之間,邁過那個坎,終會峰迴路轉!

*我是作者拾光君,無論你經歷了什麼都請不要跟自己認輸,你要讓自己好好活。只要活著,凡事都會有轉機。

共勉!

點擊閱讀往期精選文章:

成龍唯一一部被禁播的電影:耗資1.5億,最終票房卻僅有1300萬

印度「國寶級」演員的傳奇人生!一個演員,憑什麼能改變整個國家

向太再噴周星馳!吵了10年的恩怨,為什麼周星馳不予回應?

avatar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