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愛第17集劇情介紹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內地電視劇
摘要 我們的愛第17集劇情介紹   許母吃醋與丈夫吵架 丁雪忍辱換來大投資   許父與許光明下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許母,許父知道許母不會有什麼事,便拉住許光明坐在小區的花園裡談心。許父向兒子表明了態度,他不希...

我們的愛第17集劇情介紹

  許母吃醋與丈夫吵架 丁雪忍辱換來大投資

  許父與許光明下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許母,許父知道許母不會有什麼事,便拉住許光明坐在小區的花園裡談心。許父向兒子表明了態度,他不希望婷婷一直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。但許光明告訴父親,雖然母親希望他與李夢竹能走到一起,但李夢竹始終沒能走進自己心裡的那扇門裡。丁雪曾經在那扇門裡呆過,但現在她已經走了出去。儘管婷婷希望父母能夠重新在一起,但自己認為即使他和丁雪再走到一起,也難免會再破裂再離婚。而這對於婷婷將是又一次傷害。在兩個人的談話中,許光明發現許父流露出他對齊舒蘭照顧婷婷的放心與滿意。

  與此同時,許母正在向下樓時遇到的常向紅大倒苦水,常向紅聽許母說許父讓保姆坐上桌與家裡人一起吃飯時立馬來勁。她告訴許母,齊舒蘭退休前是音樂老師,這與同樣退休前是老師的許父知識層面相同,所以更有共同語言。常向紅故作神秘地說,男女一旦有了共同語言,事情就複雜了。常向紅一番話嚇壞了許母,她急匆匆地回家,常向紅看著她的背影得意地笑了起來。

  許母進家門,正遇到準備提前離開的齊舒蘭。她仔細地端詳齊舒蘭和自己的丈夫,看得兩個人心裡發毛。齊舒蘭走後,許母再也忍不住大罵許父移情別戀。許光明好不容易勸開了劍拔弩張的父母。許母見不僅是婷婷與保姆親,而且許光明和自己的丈夫都幫著保姆說話,不由地對許光明埋怨起來。面對母親再提辭保姆的事,許光明稱現在靠譜的保姆非常難找,所以自己和父親才對現在這個保姆盡量哄著護著。同時,許光明建議母親對婷婷溫和一些,以取得婷婷的信任和親近。許母答應兒子對婷婷改改脾氣,但她一定要和齊舒蘭再談談。

  許母開始不停地向齊舒蘭打聽她的家庭情況,當她聽齊舒蘭說已經有了一個律師男朋友,才放下一顆心來。但她見齊舒蘭天生氣質比自己好很多,便要求她與自己出門時,要穿上圍裙走在自己的後面。

  薛立軍帶著丁雪和王總趙總打高爾夫球,趙總借著教丁雪打球趁機揩油,丁雪頻頻向薛立軍投來求助的目光,薛立軍正要上前干擾,旁邊的王總卻稱,趙總願意沖著丁雪的面子給薛立軍的文化投資五百萬。薛立軍聽後收回了救丁雪的念頭。事後,面對丁雪的指責,薛立軍表示出了無奈,稱自己要麼關了公司回到從前,要麼接受趙總的投資完成夢想。他竭力說服丁雪繼續與趙總周旋。丁雪只好答應薛立軍,儘力幫他拿到趙總的投資。

  幾經周折,薛立軍與趙總簽下了投資協議,薛立軍與丁雪欣喜若狂,開始著手公司成立後的第一場活動——為丁雪開一場個人演唱會以及大型新聞發布會。丁雪喜極而泣,她拉住薛立軍的手,感激之情溢於言表。當晚,他們與趙總一起唱卡拉OK,趙總對著丁雪動手動腳。薛立軍衝上去打岔,丁雪趁機離開包廂,讓趙總很不高興。薛立軍出來勸丁雪回去時,王總帶著李夢竹的父親一起也來到了KTV。丁雪借口身體不舒服,王總便讓李父為丁雪把脈診病。李父認出了丁雪是許光明的前妻,但他並不聲張,裝模作樣地把了脈後,像算卦一樣為丁雪診病,引來大家的哄堂大笑。丁雪這才知道,這個為自己把脈的人就是十真葯業的老闆。

  李夢竹認為是康劍在通過照片的事情逼自己離開許光明。她背著許光明到公司找康劍,求他成全自己和許光明。康劍卻說,如果李夢竹不離開許光明,不僅是許光明,所有參與九一五項目人的心血將會全部白費。李夢竹執意認為,問題的癥結出在康劍身上,康劍卻質疑李夢竹接近許光明的真實目的。

  李夢竹再次建議許光明到十真葯業做事,許光明堅持著自己的底線,不願意再次受人擺布,毅然決然地拒絕了李夢竹的邀請。李父聽女兒說許光明不願意來公司幫自己,想起當天見到丁雪時的情景,便懷疑許光明對前妻余情未了。他先是撕破臉皮,逼著女兒把許光明贏回來,拿到他手裡的藥品研發技術,後又聲淚俱下地求女兒幫自己度過難關。李夢竹知道,如果沒有許光明后里的藥品研發技術,父親十多年的心血便會付之東流。她含著淚,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。

avatar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